《[综]枪哥是竹马~》 第五章 蔷薇(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五章

    小女孩的世界是没有颜色的,睁大双眼,所能看到的也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从她一出生开始她的世界就是无声的,她感觉自己被一团液体包裹着,液体温柔的抚慰着她的身体,但她所能感到的只是刺骨的寒冷,就算紧紧地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也难以感到一丝温暖。她就这样静静地沉浸在黑暗之中,不知过去了多久。

    “她天生就是注定的毁灭者。”这是小女孩听到的第一句话,“不过她还太小,不会控制自己的力量。”这是一道喑哑的女声,不过却听得她心头一颤。

    这应该是她的母亲,从来没有任何人教导她什么是母亲,但是她却明确的有这个概念。正如她知道她眼前的黑暗并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模样,真的世界应该是多彩的,可是“多彩”也仅仅是这么一个概念,她从来没有见过。

    “以你的神力还会畏惧于她吗?”一道温润的男声响起,这是父亲……她想到。“何必将其封印起来,她还只是一个孩子罢了。”父亲的声音似是带着悲悯的叹息。

    “安格斯,你我之间一向没什么情谊,就连这个孩子也只不过是你我受了那个老家伙的算计才有的。”母亲的声音透着不耐,“现在倒是想要来充当慈父了吗?”

    “身为神明本就不易生育,她只怕也是你以后唯一的孩子了吧。”父亲的声音很冷静。

    “生下这个孩子,我失去了将近一半的神力。”母亲的声音变得更冷了,“但是我不生下她,将会彻底消亡。我从未想过要有任何的子女。”

    父亲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才知道此事,便来找你了。既然如此,这个孩子还是交由我来抚养吧。”

    片刻的沉默,“那好,不过你如果不想被那个老家伙发现的话,最好将她自身的力量封印起来。”这是母亲的妥协。

    “我自然会有办法的。”父亲说道。

    当她感觉到从寒冷中挣脱,接触到第一丝缕阳光时,她整个人都怔住了,“温暖”这一个词在她的心里第一次有了实质性的概念。

    父亲为她在双手的手腕和双脚的脚腕上各戴上了一只银环,她试着走了几步,银环发出几声“叮当”的脆响,感觉并不是很沉重,但却不自由。

    “孩子,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父亲把她抱起来坐在自己的臂弯上,“不过这样你才能好好长大啊。”

    她晃了晃自己的小脚丫,面无表情。

    “对了,还没给你取名字呢~”父亲的声音忽然愉悦的升了一个调子,“就叫你约黛尔吧~你的眼睛和我一样都是绿色的呢。”

    名为“约黛尔”少女歪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名字,这就是赋予自己新的意义吗?

    **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一碧如洗的的天空中只有一轮正加紧想烤熟大地的太阳。一大片绿油油的小草在轻轻的微风中荡漾,草地中央那唯一的一棵大树的绿叶枝桠也随风轻轻摇晃着。

    在大树的树荫下,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小女孩半靠着树干,闭着眼发出轻缓的呼吸声,似乎已经睡着了。微风拂过她的脸庞,她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睁开了自己碧绿的双眸,大大的眼睛却毫无焦距,脸上也尽是一片迷茫。她伸出一只手往四周探了一下,什么也没有。

    忽然她听到有一阵急急的穿过草地的脚步声,脚步的声音不重,应该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孩子。

    当脚步声靠近时,她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约黛尔,我回来了~”黑发的小男孩笑盈盈的背着手,看着脸朝他转过来的约黛尔。

    “小迪~”约黛尔笑了笑。她很喜欢他身上的气味,有一种很温暖而又香甜的感觉。他说话的声音,她也很喜欢,所以比起父亲安格斯,约黛尔更喜欢呆在他的身边。

    “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小迪卢木多从背后将摘好的鲜花拿了出来,放到约黛尔的面前。

    “花~”约黛尔的小鼻子闻了闻,便吐出了这么一个音节。

    小迪卢木多蹲下/身子,将花塞到半靠着大树坐下的约黛尔左手里,拉住她的右手放到花朵的花瓣上。

    “这是蔷薇花。”他一字一字的耐心说道。约黛尔的拇指和食指捏住花瓣揉了揉,皱了一下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是红色的蔷薇花。”小迪卢木多似乎知道了约黛尔在想什么,又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红色……的……蔷薇花。”约黛尔慢慢而又认真的重复道。她觉得这朵花的味道和小迪身上的很像呢。

    小迪卢木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