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之秋听得精神一震,目露星光,立即道:“把他带进来,你们几个全部都出去吧。”

    在营中众人心中,余之秋向来是不苟言笑的,极少看到他喜于言表,众人边离开营房边纳闷到底是何方神圣能使他这般愉悦,以至于把大家赶出来,两人私面。

    “范参将,你怎么还不出去,是不是跪着舒服?”余之秋见范桧依旧跪在地上,玩味问道。

    范桧满脸无奈,道:“腿麻了,起不来了。”

    余之秋哭笑不得,喊道:“来两个人把范参将扶出去。”

    于是乎,立即进来两士兵,把范桧搀扶而去。

    没一会儿,将军帅营中进来了一人,此人身背长盒,手提长剑,脸庞沧桑,正是李小天。

    李小天与余之秋,两人四目对视片刻,忽而都不自觉地笑了出来,这种笑,是好友久别重逢时的微笑。

    李小天拱手礼道:“参见将军,别来无恙。”

    余之秋笑道:“我们之间就不用行这种俗礼了,你长高了,也变强了。”

    “托将军的福,如果不是将军,我也没有今天。”李小天回道,听起来是客气话,但确实发自肺腑。

    “自是你叫包德柱他们三人来投靠我之后,我就立马派人去幕皋山脉找你,可寻了半年多,依然没有你的音信,说实在的,我还有担心,后来包德柱拿着云家的悬赏画来找我,才晓得你还安然,几年时间,竟然修行到了通脉五层,还杀了两个合丹境高手,果然没有看错人。”余之秋简述道。

    “将军找我的时候我应该在闭关修炼,所以才找不到,至于能杀两个合丹境高手,九死一生,纯属侥幸。”李小天解释道。

    “听说你身上有不少宝物啊,什么七阶魔核,什么剑法毒功,那两个合丹境高手不就是被你一个刺死一个毒死的吗,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你就不怕我夺你宝物吗?”余之秋打趣道。

    李小天如实道:“这个问题我确实有想过,但直觉告诉我将军不会那样做,而且我来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你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还有关于李家沟的事的进展吧。”余之秋说出了李小天心中所想,然后继续道:“等下我带你领略一下北塞风光,边欣赏景色边讲。”

    余之秋骑了一匹白马,李小天骑了一匹黑马,余之秋在前,李小天紧跟其后。值得一提的是,出军营之时,包德柱与郑悦碰到了李小天,只是李小天又换了个假皮面具,两人没有认出,心中还纳闷眼睛这人到底是谁,怎么和余将军走得这么近,两人问段宏,段宏笑而未语。而当李小天看到包德柱和郑悦之时,抱之一笑,两人觉得这笑容有点似曾相识,但是无论如何又想不起来,不由心中大惑。

    高耸入云的大树,葱郁茂密的枝叶,这是北塞常见的林海,因为是冬季,绿叶与枝桠上半挂着白雪,远望去,七分白三分绿,这是北塞独有的林海雪原景观。在这林海雪原里,有两人骑马飞驰,一白一黑,一前一后,在雪地里画着一行行的蹄印,不需说,这两人当然是李小天与余之秋。

    穿过林海雪原,余之秋带着李小天来到了一至高处。李小天不由为眼前之景惊叹,向前看,是一片广袤的荒原,戈壁随处可见,由于长期被风蚀,奇形怪状,苍凉至极;向后看,则是壮观的林海雪原,生机勃勃,很难想象,仅是一山之隔,风貌落差如此之大,对比鲜明,自然的鬼斧神工不得不叫人佩服。

    “这就是秋国北与蛮荒人的交界处。”余之秋对李小天道。

    李小天回道:“果真是站的越高,看的景色越是令人惊叹。”

    “你相信命运吗?”余之秋忽问道。

    李小天回道:“如果是放在以前,我是绝对不信命运之词的,自是我了解修士神通之后,便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信这事了。”

    “知数山,知道吗?”余之秋继续问道。

    李小天回道:“从书上有粗略解过,知数山,位于辰洲中东部,是一个大宗门,传闻这个宗门是三神境突破最高的宗门。”

    余之秋正色道:“我曾就是知数山的宗门弟子。”

    “啊?!”

    李小天吃了一惊,这知数山在辰洲地位上不亚于天剑宗,知数山收徒极为严格,宁缺毋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挤破脑袋都进不了,因为修行之路修为越高就越难前进,尤其是合丹境到三神境,起码扼杀了九成修士的修行梦,知数山竟然能提合丹境至三神境的秘法,任谁都会趋之若鹜。

    “那您为何离开知数山?”李小天问道,一个知数山宗门弟子,一个国之将军,只要稍微正常点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