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今天是第二天,李斯科直接缺席了跟李凤约好的晨练,现在他还赖在床上恢复体力,昨天他只睡了三个小时,其余时间全是在跟张黎战斗,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都累倒了。

    不过不同于李斯科,张黎、只是简单的睡了一会,就脸上带着红晕,神清气爽的起床了,今天她学校里有早课,所以要早早的过去准备。

    对于此,李斯科也只能表示,古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这句话真的是正确的。

    看样子,李斯科在中午午饭之前是起不来了,他把自己房间的窗帘都拉上,好让自己好好的睡一觉。

    遥远的华国,广西的一个小县城。

    因为美国和华国的时差是十三个小时,而属于科罗拉多州的西部,时差更是达到了十六个小时,美国时间是上午十点,而这里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再加上冬季的黑色来临的比较早,所以整个县城都已经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夜空。

    温良一家已经吃过晚饭了,他正跟自己的儿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的家是一栋属于县城里的小型别墅。

    温良常年在美国驻扎,总公司给的薪资待遇并不低,在他去美国的第二年,就直接给家里买下了这栋别墅,现在他的一家都生活在这里,有他的母亲,和妻子,还有他年龄十岁的儿子。

    在回到国内之后,他久违的体会到了阖家团团的滋味,有些乐不思蜀了,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他的生活平淡且充实。

    每天早上送自己的儿子去学校,然后跟自己的妻子一起去菜市场挑选新鲜的蔬菜。

    虽然家里不缺钱了,但是他是一个农民子弟,再加上他的妻子是全职主妇,所以还是习惯什么事情都自己来,洗洗刷刷,打扫卫生,给全家人做饭,这是他妻子的爱好。

    等一家人用完午饭,天空中的阳光也是正好,他的妻子就在家里给花浇浇水,然后打扫打扫卫生,窝在沙发上追看着电视剧。

    温良就会带着母亲去往最近的老年公园,看着母亲跟一群阿姨一起活动身体,晒晒太阳,然后逢人就介绍自己是她的儿子,这个时候温良总会用最大的热情打招呼。

    晚上把儿子接回来,辅导他写作业,这也是温良最喜欢的亲子时间,看着现在身高已经快追上自己的儿子,温良很珍惜现在跟家人相处的每一份每一秒的时光。

    晚上一家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开口聊聊天,开心的笑容总是能从窗口传出去好远。

    温良以为自己能一直体会这种生活,可是时间久了,原本灵活的身体也就慢慢的开始懈怠了。

    他从一个星期前,就感觉干什么都没劲,主要是他自己在家里几乎没什么事情做,这让原本习惯忙碌的神经开始感到不适应了。

    从他结婚的第二年,就出门工作了,每年也就是年底回家一次,他已经习惯了在工作岗位上忙碌,每天为了跟不同客户打交道而绞尽脑汁,他曾经认为这种生活就是他的全部,一直持续到他到了退休年龄。

    可是现在猛地一下子没了工作,他还真的是感觉浑身都不对劲。

    他的这种情绪,也被跟他同床共枕的老婆发现了,只是她一直没有开口说,今天,他老婆端着果盘,从厨房里走出来,再次看到温良的视线盯在电视上,可是瞳孔没有聚焦,思绪根本没有在电视机上。

    她知道,是时候跟自己的丈夫谈论一下这个问题了。

    “阿良,吃水果。”

    老婆把刚切好的水果放在桌子上,提醒着他吃。

    “啊?好,你也吃,”

    温良的注意力被拉了回来,先是一愣,然后才伸手从果盘里拿了块水果,提示老婆也吃。

    “嘿。”

    老婆出声了,温良疑惑的看着对方。

    “你吃的是核。”

    温良看了眼手里的苹果,他伸手拿了一块,正好是苹果的果核,这个果核已经被他咬了一半,等他反应过来,才感觉自己的口里满是苦味。

    “呸呸呸。”

    温良把自己嘴巴里的果核吐在了一边的垃圾桶了,然后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年龄大了,有些迟钝了。”

    他老婆担忧的看着温良,作为结婚已经二十年的贤内助,她很清楚自己丈夫的状况,然后开启了话题。

    “我一直没有问你,你这次回来是休假么?”

    温良呆了一下,他老婆向来是不过问自己的工作方面的事的,用她的话说,你公司的事情我也不懂,你在公司已经很累了,回家就放下工作的事情,我把你照顾的好好的,然后再用充足的精力去面对工作。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