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毅走进汪义民定的包间,就见里面除了白宗俭、汪义民外,还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滨银统一制式的工作服,无疑,她是汪义民单位的人。

        通过汪义民的介绍,肖毅才知道这个女人是主管财务的经理。

        肖毅一看汪义民带了个女人来,他就放松了,因为他知道,该谈的事情肯定谈不了。

        哪知,几杯酒下肚后,汪义民凑到他跟前,说道:“肖助理,能否透露一下这次人事调整的内部消息?”

        肖毅说:“现在下班都在嚷嚷,说谁谁谁调哪儿了,谁谁谁又调哪儿了,我都不知道这些消息是怎么来的?不瞒你说,人事调整的事,我还真没听到任何可靠的消息,怎么,汪行长还有要求?”

        “嗨,我有要求也没用,上次黄行长下来考察,把我数落得跟个落汤鸡似的,我估计我这次悬。”

        肖毅问道:“你估计你怎么个悬法?”

        汪义民说:“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估计有可能把我拿下或者调到总行到哪个科室任个闲职。”

        “那就是说你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汪义民小声说:“那次黄行长已经给我打了预防针了,不过我有个要求,还请肖助理转达。”

        “什么要求。”

        汪义民看了看正在跟白宗俭说话的财务经理,压低声音说:“我想把她提升半格。”

        肖毅吃惊地说道:“半格那就是副行长?”

        汪义民说:“是的。”

        肖毅想了想说:“你知道,咱们行所有的人都是合同制的,选人用人都是市场化的,我估计你这个要求有点难。”

        汪义民说:“她各方面都够格,无论是资历还是业绩,她都具备。”

        肖毅一笑,说道:“这些都不是你我能说了算的。”

        “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肖毅看着他,问道:“用你的行长换她的副行长,是这样吗?”

        半天,汪义民才点点头。

        肖毅很想说“够痴情的”,因为不了解他和那个财务经理之间的关系,话都嘴巴又咽了回去。

        肖毅不再理汪义民,而是端起酒杯,走到财务经理跟前,说道:“经理,第一次见面,敬你。”

        女经理赶忙端着饮料站了起来,肖毅说:“据我所知,王行长麾下的女将,没有一个不能喝酒的,据说都是半斤起步,外带啤酒漱口,你喝饮料不合适吧。”

        女经理说:“我的确能喝两口,但是你知道,我们俩都喝了酒,就没人开车了。”

        “叫代驾。”

        “叫代驾太远了。”

        白宗俭这时端着杯站起来,说道:“肖助理,他们今天晚上还要赶回去,就别让他们都喝酒了,留一个清醒的。”

        肖毅说:“我说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替经理喝?”

        白宗俭看了一眼汪义民,说道:“我替她喝没问题,但要义民同意才行。”

        汪义民站起来,说道:“我不同意,刘经理的酒我替喝,肖助理,我替刘经理敬你。”

        肖毅扭头看着汪义民,又看看刘经理,笑着说道:“我糊涂了,我这杯是敬刘经理的酒,也就是说,我敬她一杯你就替喝一杯,是这个账吗?”

        汪义民豪爽地说:“是的,这个账就是这么算的。”

        “那好,我敬刘经理,刘经理喝饮料,汪行长喝酒,干。”

        三个人把杯里的酒和饮料干了。

        肖毅给汪义民满上,又给刘经理满上酒,说道:“好事成双,何况我一对双,来吧刘经理,加深印象。”

        两杯酒下肚,这次轮上刘经理倒酒。

        肖毅赶紧捂住酒杯,说道:“你给我倒酒你喝不喝?”

        刘经理看了一眼汪义民,说道:“当然喝。”

        “那好,倒吧。”

        肖毅将酒杯放在前面,任由她把杯倒满。

        倒满后,肖毅看了一眼,拿起筷子开始大口吃菜。

        白宗俭看着他旁若无人的吃相,说道:“别光吃呀,说说这酒怎么喝?”

        肖毅说:“我不说,因为倒酒的时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