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的如玉少年,历尽苦难,而今家世显赫,却要走这样一条荆棘之路,看着云深弯腰鞠躬的身体,垂眼不语的神色,蒙强长吁一口气,他无法想象,眼前的人,日后会是何等的艰辛苦难。

    他长吁一口气,下了决定:“我愿你顺当,也定是会帮你的。”

    你既然帮我,我也不会吝啬,云深思量一番后,慎重地说:“蒙强兄,听我一句,父亲说,两年之内,天下必乱,战火必燃,我们之中,谁都有可能上战场,若是有心,不如早点表明了。”

    父亲,这个锅,你得背。

    2号笑得贼精:日后有锅,也是你的。

    蒙强一震,语气酸涩:“只怕我有心,他无意。而且战场,你们不一定,我一定随父亲而战。万一我回不来,岂不害了他。”

    “不试一下,我知道你不甘心。”云深轻轻地拍了拍他:“大朝会和年初一,我助你一臂之力。”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有些沉重。

    2号问主人:“为什么蒙强和你这么要好,按道理,你在唐国之旅,是和慕容辉一起的。对你心生好感的不应该是慕容辉吗?”

    “查询原由和人物好感。”云深偷鄙了一眼蒙强,指示道。

    “查询人物好感10分,具体事件15分,现余积分585分。”2号当下查探,解释道:

    “蒙强好感45。慕容辉曾将您在唐城下,大火中救下一儿童的事情告诉蒙强,并询问他,你会是什么样的人。之后,在明国的城外,你及时赶到,就下了他们三人,否则他们不是被擒住就是被火烧。以及,在秦大夫的医馆中,您嘱托秦大夫费心两人的伤势,秦大夫听进去了,在蒙强询问时就告诉他,是你的嘱托。最后,就是你们之间的日常相处,还有主人你的才华人品之类的啦。”

    云深没说话,想着蒙强那句闲散亲王,难道所有人都不看好容景能躲嫡?

    两人回道学堂时,容景和高沪还在一连嘀嘀咕咕地说着宫外趣事。

    唉,容景倒是后来拉着云深不放手,非要问个清楚:“蒙强是不是看出来了。”

    云深反握住他的手,笑眯眯地问他:“这就怕了?”

    “我才不怕!”容景拉着他的手甩了两下,像个小孩子,腻声道:“我怕他是来劝你放弃的。”

    云深看了一眼容景,目光清淡,看得容景心跳加速,有点不安。

    容景似乎有点察觉,云深清淡的目光意味着他很理智冷静的时刻。这样的时刻很多。

    这样的目光对上一个人,却很少。

    “他愿我们顺顺当当的。”云深摸了摸容景地头顶,语气柔和:“你也要对我有信心。”

    “嗯。”容景别过眼,不看云深英俊的脸庞和深邃的眼睛,不敢看,一看就想亲他。

    容景腻在云深怀里,乱糟糟想着。头顶的声音不停。

    “给你的书,这两日加快背住。”

    “嗯,会的。”

    “年初一想办法出宫,我带你去个地方。”

    容景想了想,一名皇子,年初一出宫,简直不要太难,然后说:“嗯,我一定出来。”

    “好好寻思给陛下的寿礼。”

    “嗯。”

    “天气越冷了,炭火多烧点。”

    “嗯。。”

    “夜间读书,灯也多点几盏。”

    “嗯。”

    “天色不早,我得走了。”

    “不行。”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