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陆西臣似乎也被肉麻到了。

    脸色变了几变,陆西臣终于还是捏了捏顾瑶的脸,无奈道,“这次放过你。”

    “哦哦。”顾瑶下意识点点头。

    陆西臣:“……”

    快来哪个人,收了这个妖孽?陆西臣心下突然很累。

    回到书房的时候,陆西臣不经意间,又扫了一眼客厅和阳台。终于,还是忍不住长长地叹息。

    阳台上一溜的植物,各种花卉肉植几乎把阳台原本的空隙给塞满了。

    客厅呢?一旁的柜子里,一溜的水晶玻璃杯,码得整整齐齐的。墙上还挂着一张写意的画,不知道顾瑶从哪里淘来的。沙发上多出来的几个小动物靠垫……

    陆西臣看了看,有些无语,又感觉很有趣。

    突然,很期待这个新年了。

    陆西臣把手中的绘稿放在一边,刷刷几笔,潦草的线条被勾勒出来。

    虽然陆西臣没有学过专业的绘画,但是,在这一刻,刻板的线条被弃在一边,柔软的线条勾勒刻画。

    几分钟,一个潦草的轮廓被勾了出来。

    隐隐的,能看出是一个长发的姑娘,没有具体的线条,只有潦草的几笔勾出线条柔软的眼睛,小巧的鼻和精致的唇形,发型被刻意地画的凌乱。

    等到手下的画成了型,陆西臣这才突然发应过来。

    画中的眼睛似乎活了过来,然后轻轻绽了绽,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睛,温温柔柔的,像是一碰就要化在里面。

    陆西臣被自己突然的文艺给吓到了,放在画上的手猛然缩了回来。

    看着画上的眼睛,陆西臣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说起来,这是陆西臣第一次画人。仔细看了看,好像还不赖的样子。

    陆西臣又有些高兴起来。看来,自己还是有一些画画技巧的。

    但是,确实是没有画好,陆西臣也不好忽略现实地自夸。

    揉了揉,陆西臣本想把画废了的纸团给丢出去。

    手在垃圾桶上方顿了顿,陆西臣又慢慢地收回手,把画展开,走到一旁的书墙那里,抽出一本书,把画塞了进去。

    回到座位上,陆西臣感觉不放心,又站了起来。走到书架边,陆西臣把放了画的本子抽出来,然后把画拿出来。

    从角落里找到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抽出来一本书,把画小心地叠叠放进去。

    好了。

    陆西臣终于叹了口气,算是放好了。

    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担心什么?陆西臣对突然犹豫不决的自己有些不爽起来。

    吃晚饭的时候,陆西臣也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随着新年的到来,桌上的饭菜品种也更丰富了起来。

    不管是味道鲜美的虾,还是平日不怎么见到的菜式。

    一时间,陆西臣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难道自己不是一直被顾瑶宠着的吗?陆西臣想。

    也恰好是这个念头,让陆西臣之后的一段时间,发自内心地不舒服起来。

    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宁愿自己受苦,也不能让屋里人受一点点委屈。

    现在,他竟然惊奇地发现。在婚姻里,自己竟然是被宠着的。陆西臣一时间确实是无法接受。

    但是,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很快就随着春节的脚步被遗忘在了不知道哪个角落,也许是在夹着雪的风里吧。陆西臣想。

    当然,陆西臣那么快的忘记,最重要的还是顾瑶的忙碌。顾瑶忙碌着买年货,买各种奇奇怪怪,但自己认为需要的东西。

    这个时候,陆西臣在家庭中的作用,也因此地重要了起来。

    比如,这天顾瑶看到一种很漂亮的花,买!谁搬呢?自然是陆西臣了。

    为什么呢?因为顾瑶还没有看完呢,没有选完之前,她往往是不会想到给陆西臣减轻负担的。

    而顾瑶望着前面的一排排花店,闻着风中携带的花香,一往无前地往前冲着。

    仿佛前面不再是简单的花,而是她的星辰大海。

    不过,顾瑶还是很有人性的,能在最大限度又不会伤害到陆西臣的身体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买东西。

    可以说是一项非常厉害的能力了。

    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