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儿,你不管在哪里都要照顾好自己。以前你怎么在网络上胡闹我不管,但是从现在开始,还是少接触那些……最近都不要使用电脑了。”

    秦怀钰没想太多,知道眼下是特殊时期,直接爽快地答应了,“好的,都听妈咪的。”

    原本还有很多话想跟秦怀钰说的,但秦菲一时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尤其母子俩心照不宣地回避了有关秦慕年的话题。

    秦怀钰能够感受到秦菲的低落心情,他咬了一下下唇,“妈咪,你也别太担心,我爹地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记得最近少玩电脑。我去公司开会了,但愿咱们早日一家团聚。”

    “嗯,妈咪注意身体!”

    秦菲没再说什么,挂断电话后,发现已经快到公司的停车场了。

    真的可以让东方玉卿无罪释放吗?

    躲在幕后的那个真凶,他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难道就仅仅是为了东方财团这么简单吗?

    如果是的话,也没有必要让东方玉卿背负上人命官司吧?

    此刻,秦菲的脑子里疑虑重重。她越是想要捋出个头绪,越发觉得扑朔迷离。

    其实从东方婉儿突然出现,萧景瑞和萧尹敏频繁出现在海边别墅开始,秦菲就有一种什么都掌控不住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还没来得及领悟明白,东方玉卿就出事了。

    不得不说,躲在阴暗角落里的那个罪魁祸首太卑鄙无耻了。他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双眼睛,无时无刻的不在注视着秦菲一家,这样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算计的感觉让秦菲觉得如芒在背。

    车子停稳,秦菲的手机再次响起。

    秦菲看了一眼,是萧景瑞打来的。秦菲二话不说,就直接将萧景瑞的电话加入了黑名单。

    现在东方玉卿这边的事情让她心烦意乱的,她真的没有多余心思去搭理萧景瑞那个斯文败类。

    不动声色地将电话号码拉黑后,秦菲就直接下了车。

    踏入电梯前,秦菲给留守在海边别墅客厅的保镖打了个电话,得知那两人还没有清醒。

    挂完电话不久,秦菲又接到了韩林的电话。

    “夫人,你在哪儿?”

    “有事吗?”

    秦菲暂时还不想暴露她的行踪,即便是韩林,她也需要多留个心眼。

    虽然东方玉卿出事了,但是却被东方豪宇及时封锁了消息,新闻媒体暂时也没有报道出来。

    韩林连忙说,“夫人,你能联系上东方豪宇总裁吗?听说他去你那里了,可是电话一直打不通。”

    秦菲的心咯噔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实话实说呢?

    韩林低声说,“夫人,情况紧急,如果你能联系上他,让他赶紧回趟公司。如果他不方便过来,那就麻烦你亲自跑一趟。”

    就在韩林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听到秦菲说,“两分钟后见”。

    韩林显然愣住了,只见他掩饰性地揉了揉昏沉的太阳穴。虽然不知道秦菲怎么会突然来公司,但是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

    秦菲一进公司,就感受到了和往昔不一样的气氛。

    虽然她不怎么管理公司,但是她曾经也听东方玉卿说过,公司是有几大股东的。

    秦菲随意瞥了几眼,发现东方溢跟几个貌似是股东的人都端坐在会议室里,一脸怒气的模样,让秦菲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还有萧景瑞,他怎么也在?

    “夫人,你来了?我们副总呢?”韩林没有看到东方豪宇,连忙询问着。

    “小叔他有事赶不过来,我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秦菲此话一出,几大股东顿时就不乐意了。

    坐在萧景瑞左边的男人,率先发难,“你来看看?你算哪颗葱?别以为你嫁给了东方玉卿,别人称呼你一声东方夫人,你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萧景瑞莫名其妙地咳嗽了一声,男人突然闭上了嘴巴。

    很快,又有人将矛头指向了秦菲,“你懂得经商之道吗?赶紧让东方玉卿给我们出来!”

    话说秦菲平时都是不怎么来公司的,对管理公司自然是一窍不通,如今被几个股东的一番话挤兑下来,差点就自乱阵脚了。

    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东方玉卿是断然回不来的,她只能硬着头皮说,“东方玉卿临时出差了,目前真的赶不回来,公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