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琼就这样有些迷茫地沿着海岸线,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可是这份秦琼急需的安宁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哥。”

    秦琼回头便看到秦海正站在那颗椰树下,他朝着秦琼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意。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果然是与众不同。倘若是换做别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绞尽脑汁地想着应急方案。怎么轮到我们秦氏的执行CEO,就变成心无旁骛地来海滩这里故地重游呢?”

    秦海充满讥讽地笑着,丝毫不在意秦琼骤然变化的脸色。

    “你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嘛……我倒是很钦佩东方玉卿的头脑和手段,就连吃人猴这么敏感的事件都能处理的游刃有余?”

    不难听出秦海的语气不善,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在向秦琼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

    秦琼并没有即刻回答,他只是皱着眉头,用冷漠的眼神看着秦海。

    然而正是这样的态度反而激怒了秦海,他对秦琼发出了新一轮的冷嘲热讽。

    “我真搞不懂东方玉卿怎么会同意秦菲进入演艺圈?楚颖儿是那种人,夜小倩也是,不过是些贪婪无知、爱慕虚荣的拜金女罢了。”

    不等秦琼回应,秦海接着添油加醋,“对了,我差点忘了知会你一声,即便是秦菲和夜小倩一样贪婪,但是她比夜小倩有更高的天赋,只把她的功效发挥在伺候一个男人身上确实有些暴殄天物。依我看她能从众多选秀的新人当中脱颖而出,可见自己有一定的实力,所以我决定亲自栽培她。”

    “当然我会助他一臂之力,帮秦菲实现明星梦,并且会根据她与你和东方玉卿之间的特殊关系相应调整她的宣传方案。我想你朋友既然这么看得开,应该也不会介意一些比较极端的营销手段吧?”

    秦海之所以这样说就是为了激怒秦琼,也是在试探某人的底线。

    果然不出意料,这一次秦琼没有用先前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对待他,而是及时出声反驳。

    “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我和秦菲以前仅仅只是朋友间的关系,现在顶多是多了一层雇佣关系。”秦琼说话的声音依旧淡漠而疏离。

    “你可以如愿成为秦菲的经纪人,前提是你得经过秦氏正规经纪人与艺人签约手续的审批制度。”

    “既然你亲自来找我,那我有义务提醒你作为一名合格的经纪人,你不该对你即将要合作的艺人有如此多的恶意揣测,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当然你也应该清楚东方玉卿的手段,不要试图挑衅他,还有就是别忽略了我的存在。”

    毫无疑问,秦琼的这番澄清并没有震慑住秦海,他反而朝着秦琼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睛。

    秦琼那英俊的面容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镇定和平静,然而秦海却诡异地笑了。

    “好吧,我权当相信你说的话,但愿你跟秦菲真的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特殊关系。”

    就在秦琼以为秦海会结束话题的时候,又听到他用一种笃定的语气说道:“但依我看,你确实喜欢她。”

    秦海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目不转睛地盯着秦琼的脸,自然看到某人脸上稍纵即逝的情绪。

    虽然只是短暂的瞬间,但是秦海是千真万确地捕捉到了。

    “哥,你真心喜欢秦菲,对吗?”秦海再一次逼问秦琼,虽然借用的是疑问句,却用的是陈述句的口吻。

    然而秦琼并不觉得尴尬,只是勾唇浅笑,“你应该去当狗仔,而不是所谓的经纪人。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去向各大新闻媒体兜售八卦信息。说不定我还能因祸得福,顺利跻身娱乐圈呢。”

    “除此之外,我希望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公众形象。”秦琼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心思看秦海,他只是望着远方渐渐升起的朝阳。

    然后,不等秦海做出该有的反应,秦琼便把手插入西裤兜里,朝着酒店走了回去。

    海滩上一时间只剩下秦海一个人,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就连那颀长的身影投映在沙滩上,也显得有些落寞。

    斟酌了片刻后,秦海才拿出手机。

    夜小倩果然很快接了电话,秦海听到手机里传来她竭力隐忍住情绪但仍旧无意泄露出受宠若惊的声音。

    “喂,秦少,您终于想明白了,是愿意跟我合作了吗?”

    然而夜小倩的这种愉悦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